当前位置: 首页 > a股大盘走势 查看文章:旷视科技“流血上市”:连亏8年后靠补贴盈利,创始团队提前套现3.8亿_上市公司快报2019年09月07日

旷视科技“流血上市”:连亏8年后靠补贴盈利,创始团队提前套现3.8亿_上市公司快报2019年09月07日

 时间:2019-09-10 14:31:34 来源:股票配资看盘网 
股- 票- 知识. . . 2019年09月07日报道:旷视科技“流血上市”:连亏8年后靠补贴盈利,创始团队提前套现3.8亿

8年亏损,9轮融资百亿,估值280亿的人脸识别独角兽,靠政府补贴勉强盈利,在资本驱动下“流血上市”,或面临估值泡沫破裂的严峻考验。

四年账面亏损96亿

创业八年,这家由清华大学“姚班”毕业生创立的明星企业仍未实现大规模的盈利,在资本百亿资金的支持下,一路烧钱,亏损累累。如今,在资本套现压力下,选择“流血上市“。和过去几年众多泡沫高企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旷视科技将面临估值缩水的严峻考验。

近日,人脸识别独角兽旷视科技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上市进程,保荐人为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据外媒报道,旷视计划募资5亿-10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旷视科技的营收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6亿元,收入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58%。不过,高速增长的收入并没有带来相应的利润,过去三年旷视科技分别亏损3.43亿元、7.59亿元和33.51亿元。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实现营收9.49亿元,亏损高达52亿元。

对账面上的巨额亏损数字,旷视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招股书称,经调整后,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3220万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27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旷视的调整后盈利虽然让账面上好看,但并不具备说服力。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获得政府补贴6330万元、9200万元和4470万元。在拼命烧钱之后,旷视科技竟然是靠着政府巨额补贴才盈利了几千万。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的收入主要来自三部分: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其中,个人物联网收入在2016年和2017年占比高达72.5%和46%,但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降至20%左右。城市物联网收入在2016年占比27.5%,2017年和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占比53.6%、74%和73%,成为旷视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供应链物联网收入占比7%,2019年上半年,其收入占比降至5%。因此,从收入中可以看出,旷视营收大幅增长主要依赖于城市物联网的订单增加,而这些订单都是各地政府采购项目。招股书显示,一旦政府在智慧城市方面的预算减少或市场开拓不力,旷视的营收将受到较大影响。从成本方面看,旷视科技研发开支投入最大。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研发支出分别为2.05亿元、6.12亿元、4.68亿元,分别占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总收入的65 .6%、43.0%、及49.4%。但是,很有意思的是,旷视的研发开支费用仅有一小部分用于专项技术研发,大部分都用作员工工资、住房、股份等福利开支。

2017年,员工福利开支为1.39亿,而专项研发开支为3566万,后者为前者的4倍;2018年,员工福利开支为4.2亿元,研发开支仅有8645万元,前者是后者的接近5倍;2019年上半年,员工福利开支为3.09亿元,研发开支为6129万元,前者为后者的5倍。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的办公租金及带宽等基础设施的开支都快要赶上专项研发开支了。可以说,旷视科技拿了投资人的钱“高薪养人“,这也不奇怪。近几年,人工智能(161631)是风口上的风口,曾有媒体报道称,与AI领域相关的硕士生毕业起薪30万,博士生起薪50万,优秀的更是年薪百万起。

从现金流来看,截至2018年末和2019年6月底,旷视科技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分别为-7.19亿元和-6.75亿元。而截至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的贸易应收款项高达16.15亿元,且有一半的款项账龄在半年到2年之间,显示旷视应收账款回收存在一定压力。

此外,截止2019年6月末,旷视科技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3.82亿元。这显示出,在连续烧钱扩张及巨大的研发开支消耗下,旷视手头的现金已经不多了,如果不能及时上市,旷视将在未来一年里面临资金短缺问题。创始团队及员工持股29%旷视在一级市场上备受资本追捧,其股东名单既有国有资本,也有海外主权基金,更不乏当红的民营资本巨头。

首先是创始团队。公司创始人印奇以Gagaand Inch’s Holdings Inc.持有1179万股股份,占比8.21%。这部分股份由印奇设立的境外信托IG Trust持有,受益人为印奇及其家庭成员。

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通过Opxitan Holdings Inc .持有847万股股份,占比5.9%;这部分股份由唐文斌设立的境外信托Himalaya Trust持有,受益人为唐文斌及其家庭成员。

旷视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杨沐通过Youmu Holdings Inc .持有391万股股份,占比2.72%;这部分股份由杨沐设立的境外信托Youmu266持有,受益人为杨沐及其家庭成员。

第二部分是公司高管及员工激励计划持股。招股书显示,AI Mind Limited为旷视若干核心关联人士根据员工激励计划持有的800万股股份,占比5.57%;此外,Machine Intelligence Limited为旷视非核心员工持有的期权,总计约889万股,占比6.19%。旷视为激励计划提供了总占比约11.76%的股份。据招股书显示,旷视的受限制股份激励计划授予对象包括特选员工、董事及顾问。截至披露招股书时,已向609名参与者授出1367万股受限制股份。此外,彭广平通过ExcellentPoint International Limited持有61.万股,占比0.43%,彭广平为旷视收购的艾瑞思机器人(300024)的创始人。艾瑞思机器人(300024)的其余几位原股东也持有不同比例的股份。具体为:魏初舜通过Intelligent Team Enterprises Limited持有12.3万股,占比0.09%;廖峰通过 Crest One Enterprises Limited持有12.3万股,占比0.09%;毛雪峰通过GlobalBrilliant Development Limited持有12.3万股,占比0.09%;陶涛通过 Dynamic Winner InternationalLimited持有24.6万股,占比0.17%。阿里巴巴为第一大股东

第二部分是外部投资人。最引人注意的自然是蚂蚁金服。

招股书显示,API (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由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蚂蚁金服)间接拥有,持有2165万股,占比15.08%。

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杭州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蚂蚁金服约42 .46%及32 .14%股权。君瀚及君澳所持蚂蚁金服股权附带的投票权由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云铂)控制,而云铂由马云全资拥有。

招股书显示,蚂蚁金服先后参与了2014年的旷视B轮、B1轮,2015年的B+轮以及2016年的C轮融资。

此外,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参与了C-3轮、D轮以及D-1轮融资,共计持有2057.9万股,占比14.33%。

因此,阿里总计持有旷视29.41%的股份,成为旷视的最大股东。其他投资机构包括,QimingVenture Partners IV, L .P.及Qiming Managing DirectorsFund IV, L .P.为启明创投旗下的有限合伙企业,分别持有81.2万股和25661股,合计占比0.59%。启明创投的合伙人为邝子平先生、Gary Rieschel及梁颖宇。启明创投先后参与了B-1轮和C轮融资。富士康通过FoxteqHoldings Inc.参与了旷视C轮融资,持有227.5万股,占比1.58%。高德地图创始人成从武通过Unique Time International Limited参与了C-1轮融资,持有287.8万股,占比2%。创新工场通过Innovation Works DevelopmentFund.L.P持有176万股,占比1.23%。创新工场参与了A轮、B轮和C轮融资。V Capital L.P参与了A轮融资,持有40万股,占比0.28%。Genson Assents Limited参与了C-1轮融资,持有71.9万股,占比0.5%。Genius LeaderInvestments Limited以及UltimateLenovo Limited由联想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拥有,前者持有81.15万股,占比0.57%;后者持有86.84万股,占比0.60%;两者持有股份合计占比1.17%。

阳光人寿保险参与了C-2轮融资,持有162.7万股,占比1.13%。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通过BHR Investment Fund II, L .P.以及BHRInvestment Fund VI, L .P.参与了C-2轮融资,共持有244万股,占比1.7%。纪源资本通过两个有限合伙GGV Capital VI L.P和GGV Capital VIEntrepreneurs Fund L.P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70.2万股,占比0.49%。值得注意的是,旷视也吸引了众多国有资本和外资巨头进入。例如,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通过深圳市国桥投资有限公司和国风桥投资有限公司参与了C-2轮融资,合计持有1626.9万股,占比11.33%。中银集团通过China Harvest Limited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702万股,占比4.89%。工银资管(全球)通过ICBC AMG China Fund I SPC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105万股,占比0.73%。

外资机构包括,韩国SK集团通过SK CHINA COMPANY LIMITE参与了C-2轮融资,持有244万股,占比1.7%。麦格里集团通过Macquarieinternet Investments Fund II L.P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105万股,占比0.73%。阿布扎比投资局通过Platinum Orchid B 2018 RSC Limited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175万股,占比1.22%。科威特投资局参与了D-1轮融资,持有175万股,占比1.22%。

也有一些未披露详细资料的机构,例如Sky Royal Trading Limited于2014年注册于香港,该公司参与了D轮融资,持有293.7万股,占比2.05%。

Grand Vision PlusLimited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特殊目的公司,该公司参与了D轮融资,持有470万股,占比3.27%。创始团队和资本提前套现11亿

旷视久久未能实现大规模盈利,有的投资方似乎没有耐心等待公司上市,而是提前选择了下车。

招股书显示,2016年,旷视融资获得资金2.6亿元;2017年,旷视融资获得资金9.87亿元;2018年,旷视融资获得资金34.51亿元,其中7.35亿元用于回购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3.8亿元用于回购普通股。2019年上半年,旷视融资获得资金39.69亿元,偿还借款9500万元。

这意味着,上市前夕,旷视的创始团队已经率先套现了3.8亿元。而部分资本也收回了近8亿元投资。招股书显示,2013年以来,旷视共获得9轮融资,其中2013年7月18日完成A轮融资,募集资金200万美元。2014年8月14日,完成B轮融资,募集资金1691.9万美元;2014年12月22日,完成B-1融资,募资500万美元;2015年4月3日,完成B+轮融资,募资2191.7万美元;

2016年12月6日,旷视完成C轮融资,募资4050万美元;2017年7月5日完成C-1轮融资,募资3000万美元;7月27日,完成C-1第二轮融资,募资1800万美元;2017年10月20日-2018年2月2日,完成C-2轮融资,募资3亿美元;

2018年7月-8月,旷视完成C-3轮融资,募资1.66亿美元;同期,旷视还完成了D轮融资,募资1.6亿美元;2019年4月30日,旷视完成D-1轮融资,募资5.9亿美元。

累计下来,旷视共获得外部投资13.5亿美元(约合100亿元人民币)。上市后估值泡沫或破碎

那么,获得上百亿资金的旷视科技价值几何呢?来自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旷视的估值达到20亿美元。旷视在今年D轮融资时投前估值约33亿美元,投后估值超过40亿美元。不过,2018年12月,路透社曾报道称,旷视在寻求5亿美元左右融资,估值为35亿美元。

考虑到旷视科技至今仍处于大规模扩张和业绩亏损状态,这一估值不能不说相当惊人。但在人工智能(161631)走红和标的稀缺的当下,资本蜂拥而上抬高估值也是可以想象的。

不仅是旷视科技的估值高企,整个人工智能(161631)领域开始泡沫四溢,以至于连投资了旷视科技的李开复在2018年初就警告说,人工智能(161631)的泡沫将在年底破灭,一大批公司会面临清算。招银国际基金负责人连素萍曾公开表示,有些人工智能(161631)企业的估值已经高得让人无法接受。

过去几年,中国人脸识别领域四大独角兽旷视、商汤、云从、依图之间在融资和市场的争夺上一直处于白热化状态。旷视的竞争对手商汤科技2018年5月完成C+ 轮融资后,融资额超过16亿美元,估值超过45亿美金。近日,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徐立主动对外透露,商汤科技已经完成了超过30亿美元资金的融资,总估值已超过70亿美元。针锋相对的意味甚浓。

被誉为人工智能(161631)国家队的云从科技2018年下半年完成B+轮融资,前后累计融资35亿元人民币,据报道估值超过了200亿元人民币。依图科技2018年6月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后,据报道估值也超过了150亿元人民币。近几年,国内的独角兽企业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大都经历了估值大幅缩水的过程。典型的比如美团、小米等超级独角兽,金融科技行业里的易鑫、新能源行业(510610)的蔚来汽车。前期资本追捧,估值高高在上,上市后股价一路暴跌,不仅坑惨二级市场上的投资人,也让后期进入的资方深度套牢,苦不堪言。旷视能逃脱这个魔咒吗?

股- 票- 知识. .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