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大盘指数 查看文章:600475新三板企业拟转板IPO被否

600475新三板企业拟转板IPO被否

 时间:2019-09-10 14:31:34 来源:股票配资看盘网 

   排队近两年后,近日新三板企业广东泰恩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恩康”)迎来上市大考,不过泰恩康并未如愿叩开A股市场的大门。在发审委的回复中,要求泰恩康对商誉确认情况进行说明,并需要指出对拟计提商誉值和实际计提值差异较大的原因。另一方面,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近期也有上升趋势。有分析认为,挂牌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定位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同时在主板及科创板严格问询的情况下,“带病申报”很难通关。

  泰恩康IPO被否收购致大额商誉遭关注

  从2014年10月挂牌新三板到闯关创业板,近几年,泰恩康的发展并不顺利,且质疑声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泰恩康主营业务为代理运营及研发、生产、销售医药产品、医疗器械、卫生材料并提供医药技术服务转让等。

  2017年3月,泰恩康开始启动上市辅导,同年的9月份,其创业板的IPO申请被证监会受理。在新三板停牌前,其股价为21.49元/股,总市值约为32亿元。

  挂牌期间,泰恩康曾完成两轮定增,分别募资5838万元和1.5亿元。其最近一次定增价格定位25元/股,此次定增中,共有22名投资者参与认购,其中不乏天弘基金、上海钜致、红土创新等机构投资者。

  泰恩康自1999年起,开始代理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两款产品,这两项产品在2018年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29亿元、1.69亿元。总体来看,2015年至2017年期间,泰恩康代理运营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例均占比超过70%,其中核心代理产品和胃整肠丸销售收入占整体销售收入的比例均超过15%;而沃丽汀的销售占比更是占比近4成。

  泰恩康2018年年报显示,泰恩康代理运营的收入为3.67亿元,占营收的70.85%,仍然超过7成。

  连续4年超7成的经销占比,说明泰恩康对经销渠道的依赖。众所周知,代理没太多技术含量。在赚钱之后,泰恩康也试图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而泰恩康的核心技术均通过并购得来。自2009年以来,泰恩康曾发起3次并购,先后并购了3家公司,从而承继了3家公司的各种药品注册批件等。

  在带来核心技术的同时,并购也给泰恩康埋下了“商誉雷”。其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泰恩康存在6441.24万元的商誉,占公司2017年年末资产总额的9.91%。该部分商誉系2015年其收购天福康100%股权和2016年收购武汉威康55%股权所形成的。

  2019年,泰恩康调整了天福康2018年末的盈利预测,对2018年年报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230.94万元。

  对此,发审委要求泰恩康对商誉确认情况进行说明,并说明天福康、武汉威康的经营情况。同时,对天福康资产拟计提商誉值和实际计提值差异较大的原因。

  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增加

  另一方面,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近期也有上升趋势。近日,新三板公司流金岁月公告宣布终止IPO,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上市申报材料,由此成为8月份以来,继金宏气体、新锐股份、华清飞扬后,第4家撤回上市申请的新三板IPO排队公司。

  此前于7月份,君逸数码、城市纵横2家新三板公司先后宣布撤回IPO申请,相比之下,目前8月份公告离开IPO排队的公司数量有所上升。

  这6家宣布终止上市旅程的公司,加入IPO排队的时间差异较大。金宏气体从2016年12月IPO获受理至终止IPO,排队时间已经超过两年半,而华清飞扬、城市纵横等4家公司则均为今年开始排队,君逸数码、新锐股份2家公司排队时间更是不足两个月。

  不仅计划冲击发审会的挂牌公司接连出现终止上市,赶趟科创板热潮的新数网络也宣布撤回上市申请。8月23日,新数网络的科创板上市进展变为“终止”,成为第一家撤回科创板IPO申请的仍在挂牌的新三板公司,与今年以来的挂牌公司科创板IPO“旋风”形成较大的反差。

  对于撤回IPO的原因,新数网络并没有在公告中解释。不过有分析认为,挂牌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定位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同时在科创板严格问询的情况下,“带病申报”很难通关。

  “带病申报”难通关流动性差仍是转板主因

  江苏中旗从申请转板到披露招股说明书,经历一年半时间,加之成功IPO的新三板公司不过10来个,在9000多家挂牌公司的新三板市场中,占比微乎其微。由此看来,新三板公司转战IPO并非易事,同时会面临不少问题。

  主营IPO产业链金融咨询服务的深圳市寰宇信德信息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杨东坦言,新三板公司在转IPO的过程中,特别是做市后的新三板企业,股东人数不好控制,因为IPO要求股东人数不能超过200人,转IPO后需要进行股东核查。另外,政策时有变动,IPO走走停停,按我们以往做过的项目来看,一般情况下,上报材料后也要在证监会待上2年以上才能成功发行。

  因此,“在排队IPO的过程之中,企业不能中途融资,这样一来,可能会错失发展的机会,”鼎锋明德研究总监陈宗超表示,IPO跟新三板对投资者的资质要求不同,一些新三板原有投资者在公司IPO后会遇到身份问题,需要清退,在这方面,证监会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挂牌公司、投资者都很迷茫。

  目前来看,新三板流动性差、融资难、企业估值低等仍是新三板企业转战IPO最主要的驱动因素。

  虽然新三板挂牌企业转板心切,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能如愿,而这其中终归是企业自身原因影响了转板进程。截至8月中旬的统计显示,约76家首发申报企业中只有14家企业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其中4家为科创板IPO企业。

  从2019上半年营收情况来看,大部分企业都保持增长的态势,有3家企业营收下跌。宁波金田铜业(集团)(下称“金田铜业”)2019年上半年营收198.79亿元,同比下降2.06%;广州通达汽车电气(下称“通达电气”)实现营收3.73亿元,同比下降3.78%;天津锐新昌科技(下称“锐新昌”)实现营收1.54亿元,同比下降12.57%。

  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方面,北京指南针发展(下称“指南针”)实现净利润9735.16万元,同比下降12.52%;金田铜业实现净利润2.20亿元,同比下降19.97%;八亿时空实现净利润5751.57万元,同比下降11.82%。

  此外,记者还发现,上述多家拟科创板IPO的新三板企业目前都处于中止审核状态。

(文章来源:财富动力网)